《福利云电影点播》视频高清在线观看免费 - 福利云电影点播未删减版在线观看
《井川下马番号封面》免费视频观看BD高清 - 井川下马番号封面视频在线看
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

《祸灵梦高清美图》在线观看高清视频直播 - 祸灵梦高清美图免费高清完整版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-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
  • 主演:满广峰 伊霭广 宁珊娇 士家 汪冠健
  • 导演:长孙桦健
  • 地区:韩国类型:喜剧
  • 语言:韩语年份:2003
萧妍笑着转头看向叶紫潼,“你哪能跟人家云溪比?你真是不矜持啊。要是我的话,我肯定也会像是云溪那么做的。”叶紫潼白萧妍一眼,笑道:“你就别跟我嘚瑟了,我们两个加在一起那就是半斤八两,谁也别嘲笑谁。再说你对杨大哥的那点心思,还能瞒得过我?”萧妍一怔,狐疑瞪向叶紫潼,“我对逸风究竟存了什么心思?紫潼,你可别瞎胡说。”
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-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最新影评

船尾这边,一时间陷入寂静之中,沈逍成为全场的焦点,所有人都在看着他,不知道要如何处置刚才讥讽嘲笑的人。

说句不好听的话,刚才那人已经得罪了他,有这么好的机会,必定狠狠报复回来。

若是他们的话,必然借助这次机会狠狠羞辱对方,也算是为自己出口气。

沈逍看着对方,微微一笑,开口道:“算了,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。只是让你明白一点,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,要不然可能会吃亏。”

只是一句风轻云淡的话,就这么放过了对方,再次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扪心自问,刚才受到这样的羞辱,讥讽和嘲笑,他们谁也做不到这样宽宏大量,不去计较。

若是没有能力反抗也就罢了,明明各方面都占据上风,哪怕此刻让对方去死,估计那人也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但就这么……

谁也无法理解沈逍到底心里怎么想的,越来越看不透此人,充满了谜一样。

炼山深深地看了沈逍一眼,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个沈逍不简单,不是一般人。而今来看,果真如此!

那人傻愣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,就这么放过了他,实在是难以置信。

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“什么为什么?”

“我是说,你为什么放弃惩罚我的机会,难道你忘了刚才我是怎么嘲讽你的,难道你就一点不生气,一点不愤怒,一点都不像报复回来?”

在对方一而再的追问下,沈逍笑了,微微摇头,“你想的太多了。对于你的,还有你们所有人的讥讽嘲笑,我都没有当回事。因为我们所处在的位置不同,跟你们计较,那是在自我羞辱明白吗?”

看着众人不懂他的意思,沈逍再次笑着说道:“因为你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宝物,才会拿这种垃圾法器当宝物,我有必要跟你们计较吗?”

“什么?你……你居然说着宝物是垃圾?!”

这一刻,所有人都有些愤怒,也大为惊叹,看着沈逍全都露出诧异的神色。

沈逍暗自一喜,这叫做欲擒故纵,想要收复他们,自然得玩点手段。虽然不够光彩,但这是为人处世必备的手法,也是生存之道,没有所谓的卑鄙一说。

“没错,这些宝物确实太垃圾,我根本就看不上眼。你喜欢,送给你好了。”

说着,当真将一件宝物送给那人,而后将另外两件,一件给了炼山,另一件给了另外一人。

这一瞬间,船尾这里彻底炸开了锅,所有人都沸腾了。

原以为沈逍只是故意装个逼,也就说说而已,谁知道真的将宝物送给了别人,这是真的没有将宝物放在眼里啊!

别人为了获得一件宝物都热血沸腾的战斗,对方居然一点不在意的,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分散给别人。

见多大方的人,没见过这么大方的,这可是宝物啊!

还是那句话,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象,在沈逍眼里,这些宝物确实是垃圾,并没有刻意装逼的意思。

当然,东西并不能白送,即便是垃圾法器,也没有这么白送的道理。

沈逍这么做,无非一个目的,收买人心。

也可以说,他此刻有点故意装逼了,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,一举一动都是那般的出凡脱俗,凌驾于所有人之上。

顷刻间,仿佛沈逍就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而他们都是底层卑微的小人物,需要仰视对方。

这种氛围是沈逍刻意酝酿出来的,但也的确符合实情。他确实来自外界,所谓的世外高人也说得过去,不需要装,因为本来就是。

“沈逍兄,之前话语多有得罪,还请见谅。”那人也不傻,沈逍给了他一件宝物,自然得感恩戴德,恭敬答谢。

其他得到宝物的人,也纷纷表示感激,包括炼山在内。

“沈兄,从一开始我就感觉,你不是一般人,此刻更加断定你绝非普通人物。冒昧的问一句,沈兄到底来自于何处?”

炼山再次问出这句话,其他人也充满了好奇的眼神看着他。

沈逍呵呵一笑,这炼山真会给他捧场,制造了这么好的一个舞台,可以好好的表演。

“实不相瞒,我是来自于外界。”沈逍开口说道。

“外界?哦,原来如此啊!”所有人恍然大悟,也有人疑惑不解的问道:“敢问沈兄,在外界……这样的宝物,都是你口中的垃圾吗?”

“没错!刚才并非有意打击你们,而是说的都是实情。”沈逍轻笑一下,“别的不说,你们看这个戒指,告诉你们这叫储物戒指,里面自带空间。”

说着给众人展示一番,取出好几样东西,而后又收回去。

凭空出现,又凭空消失,就跟变魔术一样,看着众人眼花缭乱,大呼惊奇。

想象一下,观众看着魔术师精彩的表演,叹为观止的神情,就可以想象他们众人是一副什么表情。

如果外界的修士在这里,看到沈逍这般不要脸的表演,肯定大肆讥讽嘲笑,甚至翻白眼。

这也太流氓了,用一个普普通通的储物戒指,唬的众人一愣一愣,没有点道德心,完全是骗小孩子的把戏。

沈逍内心呵呵大笑,谁让这里的人没见过世面。征服他们的人很简单,但征服他们的心,想要他人自愿跟他走前往外界,那是必须要耍点小手段,引起他们的兴趣才行。

没有点吸引力,他们怎么肯走!

“哇,简直太神奇了,这什么……储物戒指,太厉害了。”

“是啊,从来没有见过,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。要是我也有一个,那携带东西可就方便多了!”

看着众人一个个羡慕的样子,沈逍再次一笑,“这种东西在外界遍地都是,也是最垃圾的法器,根本不值钱。”

“什么?这么神奇的东西,在外界居然还属于垃圾范畴?天呐,太不可思议了!”

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神情,比这个还有更好更厉害的法器在外界,那这外界到底是一副什么模样啊。

一个个都露出憧憬的神采,眼神出卖了他们的心,表露出他们的内心,非常的向往外界。

沈逍将一切看在眼里,内心狂喜,看来今天还有意外收获。

三件垃圾法器,换来二十多名战力惊人,嗜杀成性的人员,这个买卖赚大了啊!
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-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
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-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精选影评

陈汉成有些恼火地打断他说:“这样,罗市长,你有你的观点,我有我的意见。看来,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我们是一比一。我也不用市长的权力压你。我看这件事,还是放到市长办公会议上表决吧。少数服从多数,好不好?我们不要再争了,再争,就要不愉快了。”

罗晓明见陈汉成态度如此激烈,就说:“行啊,你是市长,你定吧。”

陈汉成拍板说:“那就这样定。过两天,我们召开一个市长办公会议,对你以前提出的其它几件事件,譬如,我市新一轮城市建设方案,引进民间资本建造环城高架,采用PPP模式修建我市地铁一号线,对我市城管队伍进行体制改革等事情,与这块地块一起,作个集体决定。”

“好的。那陈市长,今天就这样,我走了。”罗晓明站起来,转身往外走去。

罗晓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坐下来,对自己做的几件事情进行认真的梳理。这几件事情,他不是站在全市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的角度考虑,就是为广大老百姓着想;不是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建设性意见,就是在创新创业的前提下,写出具体的实施方案。这几件事件件都很重要,他希望都能在市长办公会议上通过。

特别是古寺街道B2地块,如果不进行二次竞拍,老百姓的利益就要受到损害。这些黑心的开发商和贪官污吏的阴谋就会得逞。

陈汉成要把这些事情放到市长办公会议上来表决,其用意昭然若揭。不要说这里的五个副市长大都是他的人,就是不是他的人,当着他的面,副市长们谁敢提反对意见?谁敢支持我这个第四副市长啊?

不行,必须想办法挫败陈汉成的阴谋。罗晓明有些焦急地想,要挫败他的阴谋,就必须拿出真凭实据来,让副市长们在事实面前,不得不支持我的正确意见才行。

真凭实据哪里来呢?邓晓雯看到的那个车牌号码,查到的那个叫朱裕富的人算不算呢?不算,这说明不了问题。

现在唯一的指望,就是沙小芹的采访了。要是她能采访到这四家单位不举牌的真实原因,把录音资料发给我,我就可以反败为胜了。

这样想着,罗晓明拿出手机给沙小芹打电话:“沙记者,你去采访了没有?”

沙小芹说:“罗市长,不好意思,这两天单位里太忙,实在抽不出时间啊。这个采访,不是单位里布置的任务,就要利用业余时间去。明后天,我争取抽时间去吧。”

罗晓明以朋友的口吻说:“沙记者,请你帮忙了,我要紧派用场啊。这两天,市长办公会议上要决定这件事。没有证据,就不能进行二次竞拍。不进行二次竞拍,老百姓的利益就要受到损害,有些人的阴谋就会得逞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沙小芹有些激动地说:“好,罗市长,你这样信任我,开诚布公地把这种话告诉我,我太高兴了。就是再忙,我也要抽时间去采访。”

罗晓明迫切地说:“好,沙记者,那我明天等你的消息。”

沙小芹娇声说:“罗市长,以后,你不要叫我沙记者,就叫我小沙吧,这样亲切些。”

“行,小沙。”罗晓明马上改了称呼,“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,越来越好,他们肯定会抢时间的。”

“嗯,罗市长,能为你做事,我真的好高兴。”沙小芹说说,又要说崇拜他的话了。

罗晓明一听,赶紧挂了电话。

罗晓明没有想到,第二天下午,陈汉成就在市政府第一会议室召开市长办公会议。

他要抢在我前头,让我来不及准备。罗晓明接到赵六一的电话,心里就着急起来。但他只能仓促应战,到会上去据理力争。

市政府第二会议室是个小会议室,用于专门召开内部小型会议的。在市政府大楼三层最东头,过道的北边,也就是市长办公室的对面。

这个会议室虽然小,不到五十平方米,里边只有一张能坐十多个人的椭圆形会议桌,四周一圈椅子。还有一个放茶水的柜子,别的什么也没有,但市政府的许多重大政策和决定都是从这里出台的。

下午两点,与会者都提前几分钟走进会议室。出席会议的对象为市长陈汉成,副市长丁文华,韩守信,施学敏,王一民,罗晓明,市政府秘书长毕卫东,共七个人。

副市长和秘书长先到,分坐在会议桌的两边,各三个人。基本上都自觉依职务上的排名顺序坐定。他们把主席位置空在那里,等待主持会议的市长到来。

市长陈汉成最后一个走进来。这就是一把手的权威和架子。陈汉成的职责是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,兼管外事、财政、机构编制、审计、金融、税务方面工作,联系法院、检察院工作。

陈汉成从对面的市长室里走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茶水怀,一个笔记本,还有一沓文件。他走进来,把会议室的门关上,才在主席位置上坐下。他脸色严肃地看了大家一眼:“都到了。那我们就开始吧。”

罗晓明来右江赴任副市长以来,第五次参加市长办公会议了。他知道今天的议题格外重要,而且大都与自己的工作有关,所以心里有些紧张。

陈汉成喝了一口茶,胸有成竹地看着大家,开门见山地说:“今天的市长办公会议,要讨论决定几件重要的事情。没有争议的事情,就一致通过。需要提交市委常委会审议决定的,就提交市委常委会作最后定夺。不需要提交的,就算正式通过,然后照此办理。”

下面六个人个个屏息静气地听着,会议室里鸦雀无声。

“有争议的事情,就进行举手表决。”陈汉成提高一点声音说,“我们这里总共七个人,还是奉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,多数人举手的,就通过。譬如四比三,就算通过。通过了,就不要再作无谓的争论,就要坚决执行。如果出现有人弃权,三比三打平情况的,那就把这件事提交给市委常委会做最后的决定。”

陈汉成今天特别强调表决的原则,完全是针对罗晓明的。他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,胜算在握,胸有成竹。但他必须提防罗晓明像上次一样,来个出奇制胜,或者耍无赖,让他陷入尴尬境地。罗晓明年纪气盛,平时喜欢不按常理出牌,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。

昨天晚上,陈汉成已经给他的人分别打了电话,就几件可能有争议的事情说明原因,打了招呼。特别是古寺街道B2地块要不要举行二次竞拍的事,他定了调子,希望他们支持。

陈汉成这样严肃地强调表决原则和纪律,让罗晓明心里越发的不安。罗晓明下意识地扫视了其它五个人的脸色一眼,感觉今天自己势单力薄,必将陷入被动和尴尬境地。

但他心里对自己说,不管怎么样,你一定要据理力争,争取以事实和理由赢得在座几个正义副市长的支持。但谁是正义的,谁是陈汉成的人,他还不太清楚。毕竟他来的时间太短。他只能看各位的表现了。

“谁先来?”陈汉成看着六位副手,习惯性地先问了一句,见大家不吱声,才依照排名顺序点名说,“丁市长,你先来吧。”

丁文华是常务副市长,也是市委常委,资格比较老。他负责市政府常务工作,分管市政府办公室、发展计划、经济体制改革、开发区、监察、信访、人力资源、社会保障、物价、统计、对口支援、经济协作、机关事务、行政服务方面工作。协助分管财政、机构编制、审计、金融、税务方面工作。

他平时说话稳重,做事谨慎,为人正直,在市政府里威信比较高。

丁文华清了清嗓子说:“我这里有两件事需要在这里讨论决定,一是经济技术开发区要不要增加五千万元的基础设施投资,二是要不要接纳由陈市长引进,交给我具体办理的中外合资造纸企业?就这两件事,大家可以谈谈看法。”

六个人互相看看,都不吱声。

陈汉成说:“这两件事不是光我们市政府就能确定的,还是提交给市委常委会做决定吧。”

丁文华说:“好,那我这边暂时没有需要讨论和表决的大事了。”

陈汉成的眼睛去看韩守信。

韩守信分管商务、出入境检验检疫、海关、旅游、民族宗教、侨务、台湾事务、大型节庆活动、工业经济、信息化、安全生产、个私经济和中小企业、科技、知识产权、物资、工商、质监、供电、烟草、盐业、突发事件应急管理方面工作。

韩守信分管的部门比较多,平时非常忙,坐在办公室里的时间不是很多。韩守信是个大胖子,他抖动着脸上的胖肉,笑了笑说:“我这边都是一些小事,平时就向陈市长汇报后处理掉了,没有需要大家讨论和表决的大事。”
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-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

《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》免费全集观看 -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最佳影评

她大吐了口气:“也是,我在瞎担心什么呀,所有女人都可能被财貌倾城的路锦言迷倒,可你萧潇怎么可能,你心里装的是哪个男人别人不知道,我袁湘雅心里可是明镜似的。”

我眼泪明明还没干,却被她逗笑:“对啊,你袁湘雅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你怎么可能不清楚。”

“谁是蛔虫了,你恶心不恶心。”她也笑:“话说,有件事儿,其实,嗨,算了,都过去了。”

我知道她可能会说什么,也没追着去问,只是有些苦涩地轻叹:“是啊,都过去了。”

萧家早已不是六年前的萧家,而我更加不是六年前的我,一切早已物是人非,所有的一切,哪怕我穷尽所有,都再回不去了……

挂了电话,我记着她叮嘱我的软肋一事,起身拉开衣柜门,选来选去最后只能挑了套他的休闲装出来换穿。

一米七几的我穿一八几男人的衣服,实在大得离谱。

上衣袖子长,裤子更长。

我穿好后把袖子和裤管都挽了一大截,又拿条领带把裤子腰部紧紧系住,这才勉强不会滑落下去。

洗漱完出卧室,拉开客厅的门正准备下楼去买事后药。

门叮的一声,被人从外面按密码锁打开。

高大挺拔的男人携着外面的冷风走进来。

他直接在白色衬衣外面罩着件黑色大衣,窄版黑色西裤因为过分修长的双腿而略成九分,戴腕表的手里提着好几个精致袋子。

“你要出去?”他看到玄关处穿着他休闲套装的我,皱眉问道。

经过昨儿一夜,再次面对面,我脸上有些发烧,我垂着眼睛点头算是回答他的问题。

他脱了鞋,穿着黑色纯绵袜的脚趿上深灰色棉拖,昂藏身躯往客厅走去,还不忘继续问我:“出去做什么?”

“买点东西。”

他把那几个袋子都放茶几上,又把大衣脱了,扔沙发上:“过来,看看这里有没有你想买的,如果没有,你先换套衣服,我再陪你出去买。”

我自然知道他买的东西里肯定没有我想要的,但还是转身走回去。

把那几个袋子都打开看,有几个是衣服,有一个超市袋里全是水和吃的。

我把衣服拿出来,一只精美包装的胸罩掉出来,我顿时脸红如血。

这厮一个大男人大清早的居然去买这些东西?

他提过旁边的超市袋,淡定自如地往厨房的方向走去:“暂时只简单买了几套,等我安排人过来,再让她陪你去买。”

我两手齐下,抱起那些袋子,埋着煮熟虾子似的脸,飞奔进卧室。

一般里面的衣服新买我都会过下水,但眼下的时间条件显然不适合,我抓起便火速换上。

不管外衣里面的衣服,样样尺码都刚刚好。

我不由暗讽,这厮到底是经过多少个女人的调教,才会光凭手量就可以买得这么精准!

卧室里窗角里有一面落地镜,我一侧身便看见了里面焕然一新的我。

顿时对他的品味满肚子的嫌弃。

粉白的短款羽绒服,粉蓝的长裤,里面的毛衣也是恶俗的粉白色。

我他妈二十六的老姑娘,硬被他当成十七八的小萝莉收拾了。

不过再恶俗也总比穿着他那大离谱的休闲装强。

我从脱下的休闲装兜里掏出手机和钱,重新出门。

“过来吃早餐。”他叫住我。

“我先出去买点东西。”

“很急?”只着洁白衬衣的他手里端着烤面包盘看过来,浓眉轻蹙。

“急,十万火急!”我头也不回,还记得上次买的事后药上有标明时效,但具体多少个小时内有效我已经忘了,但早买总是能让人安心些。

“你给我回来!”我都快拉开大门了,他隐怒的嗓音从身后传来,“嫌自己命长?”

我刷地顿步。

因为担心意外,我竟把我目前的处境给忘了,我把萧磊投资的酒店给烧了,又没让他把我弄死成,刚才湘雅不还说他正满城通辑我呢吗?其实这通辑也只是官面词,他现在肯定正全城撒网等着抓我,再亲手弄死!

这茬不解决,我确实不宜单独出去。

虽然路锦言语气凶恶,话语也很不近人情,我还是乖乖回去,脱了羽绒服搭在椅背上,坐下,吃路三少绌尊降贵亲手烤的面包,以及热好的牛奶。

他在我旁边坐下,语气不善:“到底要买什么?”

我继续埋头啃面包,不答。

那种东西,我他妈好意思说出口么?

他突然扯过我面前的面包盘和牛奶:“不说给老子饿着!”

我闭了闭眼:“事后药!”

倒不是担心饿,而是怕再继续惹他,后果我承受不起。

他脸一沉:“要什么事后药,有了就生。”

我吓得不轻,话没经脑袋就出了:“神经啊,我真生了你他妈敢养吗?”

“我路锦言的种我怎么就不敢养?”

我气得眼眶都泛红,回吼他:“你说呢?我这样跟着你本来就够见不得人的了,还生个跟我一样见不得人的可怜虫来好寒碜我自己吗?路锦言,没错,是我贱,是我恬不知耻地来求的你,可你也别他妈欺人太甚!”

他啪地放下筷子,脸色比刚才还要黑沉,眼神锐利得吓人。

起身,一脚踹飞了身后的椅子。

嘭。

椅子砸到餐桌不远处的墙上,发出一声让人心惊的巨响。

他已经大步到客厅,抓过沙发上的大衣又出门去了。

门被甩上后,我眼前变得一片模糊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涌了出来。

心口像被什么压着一样,难受得有丝呼不过气来。

泪水滑下脸颊又流进脖子时,刺激到我。

我他妈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有什么资格哭?

我连忙抬起两手,胡乱把脸上擦抹干净。

什么都再吃不下,我站起身,去厨房的水龙头下洗脸。

洗过出来,看着桌子上的东西,到底不忍心浪费,直接用手抓起面包往嘴里塞,哽得我快难受死。

正猛灌着牛奶咽着,门又开了。

我鼓着满嘴的牛奶和面包转头看过去。

路锦言一手提着个药店袋子,一手抱着一个大箱子又回来了。

我压根没料到他还会来,吓得噗地一口全喷了出去。

而他刚好走过来。

牛奶夹着面包屑全喷了他一脸。

白的,焦的,星星点点散布在他如雕刻的五官上,画面惊悚。

要不是他怀里抱着个纸箱,估计还得喷他一身。

瞬间,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。

我心脏都狠狠瑟缩了下,面无人色迅速拿了桌上的纸巾盒跑过去,又是赔礼又是道歉:“抱歉……抱歉,不好意思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,我想快点吃完塞太多,一时没忍住……”

相关影片

评论 (1)
  •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。

   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