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美女邪恶动态730》高清在线观看免费 - 美女邪恶动态730中文在线观看
《完整故宫》电影完整版免费观看 - 完整故宫在线观看免费韩国
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

《全球在线导航》无删减版HD - 全球在线导航免费版高清在线观看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-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
  • 主演:韦承保 詹爱融 冯雯凡 尉迟德晨 罗超秋
  • 导演:宇文姬妹
  • 地区:美国类型:爱情
  • 语言:其它年份:2005
她身上这几日来回奔波,都没好好清理过自己,抱着十几块钱的衣服,女孩冲进价值十几万的卫生间,沿途,一边走一边脱,把自己剥个精光。浴缸是超大型的,足够容纳下两个她,不知为何,淼淼现在看见这浴缸,心里,只觉得毛骨悚然的。更是有种反胃的感觉,脑海里,那些让她羞耻又恶心的画面,一下子全部浮现在了脑海中。
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-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最新影评

苗喵不知道他要出去干嘛,出声喊道,“你去哪儿?我让你走了吗?”

顾卿言话也不说,直接摔门而去。

苗喵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了,不就是让他泡个咖啡吗,至于还生气啊。

苗喵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,实在是郁闷至极。

别忘了他现在是她的员工。

哪有员工敢这样对老板的。

真是岂有此理。

想到自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苗喵也不管他了,继续认真的工作。

而顾卿言出了办公室,直接逮了一个秘书就命令道:“带我去见乔总。”

那女人自然不会知道顾卿言失忆了,不知道乔总在哪间办公室,便忙唯唯诺诺的领着顾卿言往乔誉痕办公室的方向走。

乔誉痕正在跟裴遇谈工作,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,俩人一抬头,就瞧见顾卿言走了进来。

乔誉痕跟裴遇对视一眼,可能是知道boss过来找乔总有什么事吧,裴遇很有自知之明的站起身来,对着乔誉痕道:“乔总,那我就先下去改改方案了,有什么事再找我。”

“行,你去吧。”

裴遇走到顾卿言身边,也恭敬的喊了他一声,“boss。”

但是顾卿言没理他,径直走过来,站在了乔誉痕的对面。

裴遇见此,便关门退了下去。

乔誉痕瞧着面前站着,一副高高在上的顾卿言,他调侃道:“你不是失忆了吗?来公司做什么?失忆的你,智商应该很低的吧?”

这家伙,盛气凌人的过来,搞得好像是来讨债的一样。

他乔誉痕可没欠他东西。

要说欠,他顾卿言还欠他几次人情呢。

就好比这公司,如果不是有他助力,苗喵也不可能登上总裁的位置。

所以他乔誉痕,应该算是顾家的大恩人了。

“我听说,你跟你们苗总的关系匪浅?”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气,所以过来问问这个男人。

他也知道,像乔誉痕这样的人,必定是那种敢作敢当的。

就算他不承认也没关系,反正他心里也有数了。

“你过来就是来问我这个的?”见顾卿言一副很愤怒的样子,乔誉痕觉得有些好笑。

“说,你到底跟她是什么关系?为什么你能坐上这个位置?”

在顾卿言看来,乔誉痕不定会告诉他。

但他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。

如果是这个男人跟那个女人联手陷害的他,那么他就得回家让孩子们看清楚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。

“我跟苗总啊,当然是很好,很好的关系了。”

乔誉痕站起身来,走近顾卿言,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,“好到连她的孩子都叫我爸爸,你说我跟她是什么样的关系?”

反正他失忆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,逗逗他也不错。

谁叫这家伙以前那么傲娇,让小九九吃了那么多苦呢。

现在就是他们虐他的时候了。

“你们果然是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,很好,我一定会让你们都付出代价的。”

顾卿言瞪着乔誉痕,一副仿佛对他有着深仇大恨一样,话音落下,他也没再多留一刻,转身便摔门而去。
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-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
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-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精选影评

相柳大蛇,有女娲的资历,战力在道祖级别。

虽然威能远远不如太古月魔,但是他的意志消亡依然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。

当初九龙窟,流风天尊的陨落创伤了整个道门,因为天尊难证。而相柳大蛇这种级别的上古大能,他的陨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落幕。

太古神魔和人间差距太远,他们的意志消亡无法在人间引发回响,但是相柳大蛇不一样,尤其是在归墟洪荒,在他的后裔子孙当中。

相柳大蛇的意志消亡之后,我身后的山体传出一声声闷响,不用去求证我也知道,盘蛇谷再无相柳神殿。

眼前这些相柳族人再也无法和他们的祖先进行精神沟通,也无法再从祖先哪里获得庇护,汲取信仰。

而相柳大蛇也不会再以神念告诉他们,我与你们同在。

华夏子孙有根的概念,所以才会在每年分出很多节日祭拜祖先。清明节,端午节,寒食节这些都和祭祖有关。

现在,随着相柳大蛇意志的消亡,相柳族的根断了。他们就像是失去家园的孩子一样,流出泪水。

……

在相柳大蛇对我提出让相柳族加入魔道之前,柳芝茸就已经得到他的神念指令,所以,相柳族人此刻全都在望着我。

“五行随我任意游,四海众生皆有缘。漫道雄关真如铁,无名宫内尽善言。”我念道。

“魔道弟子柳芝茸,拜见魔道祖师!”

随着柳芝茸的话语,盘蛇谷七千相柳族人齐齐觐见我。

眼前这场景令我想起了当初在寒荒的青丘狐族,男女老少,全族拜我的场景历历在目。

当初我带了八千青丘狐族弟子出寒荒,历经野仙之战,阴山之战,最后只剩下两千余人。

青丘狐族本身是狐狸,没有化形之功,是魔道祖师传道传法赋予他们化形为人的能力,所以青丘狐族可以舍身往死为魔道而战,不求任何回报。

可是他们亏欠的是当初的魔道祖师而不是我。

每想到此时,我心中都充满愧疚,只能默默扛起魔道的招魂幡,沿着魔道祖师的道路往前走下去。

失去信念的时候,默默念几遍魔道的教义,众生平等,有教无类,好让自己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战斗,我为的是天下苍生。

此刻我收相柳族于五军之战前夕,不知等到大战结束,这七千相柳族人还能剩下多少?

原来我只需要保住他们的血脉就可以对柳芝茸交差,而现在他们成了魔道弟子,我还要为他们的将来做打算。

念及此,我越发渴望成为洪荒之主。

只有征服了归墟,我才能给予他们更好的生活,不用躲躲藏藏,不用朝不保夕,为生死而忧虑。

做了魔道弟子,柳芝茸就无法再继续对我隐瞒归墟之谜,只是在五军之战没有出结果之前,我不会去问。

眼前最关键的就是五军之战,相柳意志已经消亡,失去他的守护,只凭相柳族本身的战力根本不堪一击,经不起大军杀伐。

……

安抚完毕相柳族人,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姜雪阳的神魂从我玄关中放出来,并且帮她凝聚灵体。

虽说归墟洪荒灵气浓郁,但是凝聚灵体并且可以容纳生魂,再让生机流转,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难度不亚于我在天池为姽婳敕封神位。

在人间,生机来自于天道馈赠,在归墟,生机只能自己来夺舍,从自然万物中夺去一线生机。

一线生机弥足珍贵,当初九龙从东海深处逆行黄河水底,也不过是为了去昆仑为镇魂棺中的魔道祖师求取一线生机。

光有灵气无法缔造可以容纳生魂的灵体,必须有一线生机把神魂和灵体紧密的联系起来,彼此融合,这样姜雪阳才算是重生。

否则就等于是借尸还魂,和画皮鬼一般。

我让柳芝茸召集族人在盘蛇谷的一处高地上搭建祭坛,然后我登坛作法,手持英雄之剑普告归墟洪荒万族众生,四方生灵。

“魔道祖师谢岚,今日登坛作法,普告四方。只为我魔道运筹帷幄之相求来一线生机,鬼神冥冥,自思自量,还望众生有度,平复生者之思念,感念亡者之伤悲。”

说完这些,我把剑插在地上,大声说道:“中央戊土之精,速速归入剑身。”  顷刻感知到一股磅礴之力迅速涌入剑身当中,然后我把剑拔起来,举剑向天,口中大声念道:“东方赐我先天乙木之精,北方敌我先天癸水之精,南方赐我先天离火之

精,西方赐我先天庚金之精。”

我在人间封神,以魔道祖师的名义可以号令四方,归墟洪荒不修道,但是英雄之剑却拥有堪比魔道祖师的地位,足以令洪荒万族臣服。

祭出此剑,归墟五行之精立刻能感知英雄之剑的召唤,奔走相告,引发风云变幻。

五行之精在剑身中上下流转,时而相生时而相克。

雷霆,闪电,暴雨,狂风,霹雳等诸般天象,在天空中轮回展现,这些都是由五行之精所引发。

相柳族人何时见过这般术法,一个个看得瞠目结舌。

就在诸般天象归于平静,英雄之剑上面生机乍现的那一刻,我忽然感受到一股磅礴无匹的神念从天上压来,隐隐含着巨大的怒意。

这个变化不在我预料之内,无论是姜雪阳还是我都没有想到归墟世界一直会出来阻止。

当初在天池我为姽婳封神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天道的愤怒,而现在我的压力全是来自于归墟世界意志的愤怒。

只是我想不明白,归墟世界意志为什么不允许我为姜雪阳求取生机。难道它也和天道一般,害怕杀破狼的三方四正命盘之力?

杀破狼天道都为之忌惮,老话说的好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,想来它也不允许在归墟世界中出现超越它掌控的存在。

“谢岚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玄关中姜雪阳以神念给我传音。

她现在已经有了完整的神魂,可以和我的识神相互沟通。

“雪阳,归墟世界不许我为你夺取生机。”

“谢岚,切勿和归墟世界为敌,放弃吧,没有灵体我一样可以为魔道出谋划策。”姜雪阳说道。

“不,我不要你做一缕孤魂,我想试试。当初我为姽婳封神,赌赢了天道,难道归墟世界意志比天道还强么?”我说道。

“在外面,你还有魔道气数可用,在这里你拿什么来赌?”姜雪阳问道。

“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。”

“好吧,你试试吧。”姜雪阳认可了我的行为。

归墟是天道的因果,它的敌人自然是天道。我走的是魔道祖师的路子,天道也是我的敌人。

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就看有没有和它做战友的资格。我现在没有这个资格,但是我所代表的杀破狼命盘有。

其实,我这么做并不纯粹靠着一腔孤勇。

柳芝茸说,揭秘归墟会激怒归墟世界意志,只有获得它的认可才有可能在它的怒火中保下洪荒众生。

现在我还没有去尝试揭秘,似乎就已经级激怒了它。早晚是一怒,不如现在就来试试它到底能容忍我到什么程度。

不然的话,念及洪荒众生,我还真没有勇气去揭开归墟之谜。

此刻剑身上面,五行之精水乳交融,随时可以迸发生机。  而归墟世界的意志也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存在,正在冥冥之中愤怒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。仿佛只要我敢让剑身上的生机绽放,它就会立刻降下无上杀机,毁灭我所有的

存在。

举剑向天,鼓起所有的勇气大声喊道:“九万里苍穹,谁人与共?”

语毕,天幕震怒。无尽神威倾泻而下,在我头顶上方形成一个黑洞旋涡。

黑洞旋涡尽在咫尺,随时可以把我吞噬,将我形神俱灭。

我平静的望着,手中剑始终不肯放下。

冥冥之中也不知这番对峙究竟持续了多久,黑洞漩涡渐渐消散,重新消弭于无形。

我能感知到归墟世界意志的愤怒并没有平息,只是它愿意给杀破狼一个证明实力的机会,而眼下的五军之战就是最好的试炼。  归墟世界意志退去后,我心念一转,一朵青莲在剑尖绽放……
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-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

《听雪楼小说》无删减版免费观看 - 听雪楼小说免费HD完整版最佳影评

“你这么理直气壮的问我是什么牌子,是不是因为你在弄坏我那条手链之前有看过上面有没有刻字?看到没有刻字,于是猜测不太贵,所以就给我弄坏了。”

林沫从叶菲儿的字里行间,推测道。

叶菲儿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故意损坏别人的东西?

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故意弄坏了你的手链?明明是你的手链本身就是水货,我只是拿起来看了一眼,它就坏了!不是我故意弄坏的!”

……

林沫咬牙切齿:“你终于承认你碰过我手链!并且是在你手里坏掉的!”

林沫的声音非常大,导致不断有人进来围观。

高衡在得知茶水间的事情后,立即去敲开了萧亦白的办公室门。

“萧总,林沫跟叶菲儿为了一条手链,在茶水间吵架。”

萧亦白听了高衡的汇报后,目光从文件里抬了起来。

首先,能让林沫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吵架,这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如果不是把林沫逼急了,林沫不会这样。

其次,林沫为了手链的事跟叶菲儿吵……莫非,手链是叶菲儿弄坏的?

想到这里,萧亦白立即从办公桌那边站了起来。

高衡抿着唇,似笑非笑。

如果是别的女员工因为这么点和公事无关的鸡毛蒜皮的事吵起来,萧亦白是绝对不会管的。

高衡为了看好戏,一路尾随萧亦白,去了茶水间。

茶水间里,林沫和叶菲儿还在吵。

综合办公室的主管已经过来,把其他看热闹的人都赶回办公室去了。

并且正试图劝架,只是劝不住。

“她弄坏了我的手链,她必须为她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负责!”林沫越吵越激动。

如果手链没有被弄坏,她也不会跟萧亦白吵架。

虽然他们俩现在已经和好了,但是其中经历的痛苦还历历在目。

“你闹够了没有!不就是一根破手链吗?!连logo都没有,我一碰就断了,就那种水货,她还想讹我一大笔钱!你是不是掉钱眼里去了?!”

叶菲儿因为这件事闹的办公室人尽皆知,觉得很丢脸,所以在主管面前诉苦。

“就是一件很小的小事,她揪着不放,不就是因为之前我跟她有过节……”

叶菲儿做了坏事,反而倒打一耙。

“我都跟她说了,让她拿出那条手链的小票来,我按总价的百分比给她赔……您看,我又不是不给她赔钱,她还不依不饶的……现在是工作时间,我根本就不想为这点事耽误工作的。”

叶菲儿在主管面前,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敬岗爱业的好员工。

林沫倒是想拿小票出来让叶菲儿赔钱,可是她哪里来的小票?

林沫气的脸通红,拳头也攥的紧紧的……萧亦白在茶水间门口看到气嘟嘟的林沫,心口莫名收紧。

仿佛看到自家小孩在外面被人欺负了。

很快,主管察觉到了站在门口的萧亦白。

因为是部门内的事,并不想惊动萧亦白,所以主管立即上前,跟萧亦白开口:“萧总,小事小事……我已经跟她们俩说好了……惊扰到了您,实在是不好意思……”

相关影片

评论 (1)
  •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。

    回复